三寸言

可惜意难平.

[喻王]谁能来讲讲b站音乐区索王CP的爱恨情仇?

/知乎体,b站双唱见设定,OOC预警

/一句话叶黄

/终于交党费了,以及提前祝魔术师先生生日快乐!

 


>> 

知乎:谁能来讲讲b站音乐区索王CP的爱恨情仇?

RT,题主指的是翻唱区索克萨尔x王不留行这对CP。大概在一个月之前题主在基友安利下入了唱见坑,现在主页已经完全被索王占领了,有谁能来讲讲他们的发展史吗?

 


贻我星辰万千(为吾王献出心脏!)

31,558 人赞同了该回答

 

谢邀!好吧并没有人邀我,但是关于这件事我忍不住还是要唠嗑一下。

简单地讲,大概可以说是对家突然变成情侣的惊悚故事吧。索克给王不留行告白是在去年情人节的时候,当时我和我室友还特地翘了课蹲在宿舍里巴巴地等,我是王吹,她是鱼吹,按照道理来说平时我们俩没事儿都要掐一掐庙药的,就连蹲他俩的直播还要事先声明好停战协议,结果索克萨尔上来就是一句“留行,我喜欢你啊”差点没把我俩吓出心脏病来,仇人突然变成亲家也是很刺激了。

当时YY公屏上一片一片的“Yooooooo”,索王百年好合刷到最后我已经不认识这几个字了,然后我和我室友面面相觑,直到他们已经开始对唱《九张机》的时候才晕晕乎乎地反应过来。

然后我缓缓地眨了眨眼睛,支吾了半天,最后千言万语都化作一个字:啥?

她一脸懵逼地摇了摇头,结果我们就保持着全程瞪大双眼、嘴巴微微张开、颈椎高度僵硬、大脑一片茫然的情况下听完了时长两个小时的直播,其中还穿插着索王二人的花式秀恩爱。一开始我们还以为这是某种活动福利之类的,结果等到第二天索克萨尔在微博上同步公开就差没秀戒指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梦。

索王就是属于那种在唱见圈里极为少见的,在现实中真正是一对的CP。后来他们还发过两个人的自拍合影,因为留行的右眼比左眼稍微大一点还被君莫笑嘲笑是“王大眼”,再后来粉丝就跟着一起这么叫了。加上索克有说过自己真名的姓氏是“喻”,索王CP已经一路发展成了“鱼眼CP”,并在秀恩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顺便再说句题外话,现在他们连戒指都有了。

 


然后我就惊异于事件的发展,可能我的心路历程和题主是差不多的,总感觉他们这事儿不可能毫无征兆地就发生了,一定有什么猫腻在其中。毕竟庙药百年不合,这个我在前面提过,索克和留行属于两个不同的音乐团队,前者是蓝雨,后者是微草。一方面是因为蓝雨有一次截断了微草的“最人气音乐团体”的三连冠,另一方面也是说官方有意打造“宿敌团体”的设定吧,久而久之自然两家粉丝就有了过节。

不过他们的声线其实差别挺大,索克属于偏温润恬淡的少年音,而留行则相对来讲更亮一些,音域也更宽,所以个人风格就比较张扬。按常规来说,这两种音色的唱见在选歌方面会有较大的差异,但是偏偏索王二人的选歌相似率高达80%,同样的一首歌发布时间相差绝不会超过一天,最离谱的一次仅仅相差2个小时,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串通好的。

然后给他们做后期的君莫笑就会出来澄清:不是,真不是,他俩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或许是因为对家的缘故,就算发歌相似率高,但是大家一般来说都是拿出来对比的(这种行为现在已经不提倡了),或者干脆互相不管,假装没看见。直到有一天,这大概都是两年前的事了吧,还是君莫笑,他在微博上发了一个索王左右声道合成的《君临天下》,然后配文说:

——“恭喜两位撞歌率再创新高,这次连唱歌节拍都对上了,忍不住调了个双声道,其实效果还不错,你俩要不合作一下试试?”

底下评论区立刻炸裂,关于索王合作的呼声一浪比一浪高,第二天各大同人创作网站上就有索王tag出现了。

其实在这之前索克萨尔还是和夜雨的合作比较多,然而这首《君临天下》还是成功地勾起了两家粉丝,当然包括我,对于温厚君主和桀骜帝王合唱的无尽遐想。现在想来,大概可以勉强称得上是索王的开端。

 


为什么说是勉强称得上开端呢,当然是因为这不是真正的开端。

后来我特地去翻了翻君莫笑的上传作品和动态,最后发现原来他才是索王CP最完整的存粮库。其实细心一点的GN大概已经发现了,蛮久以前的一次夜雨直播里,烦烦接通了君莫笑的连线然后怂恿他唱歌,结果当然还是失败了,最后是君莫笑的大学室友(现在大家都知道那个就是留行啦)被抓了壮丁,过来哼了两句歌,调子好像还是现编的。

然后夜雨那头没有立刻回复,这里有一段空白,仔细听的话其实可以听到有一句很轻的“这个声音简直让人一听钟情啊”还有一声低低的笑,圈里有人做过对比,结合大学时夜雨和索克确实是一个寝室的,可以确定那就是索克萨尔的声音啊!

那个时候索克和留行还没有出道,估计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那就可以说是最纯粹的欣赏了。

想到那么好的爱情都是由这样的欣赏开始的,就觉得索王真的是很浪漫。

 


偏题了,接着说说他们的发展史。

接下来大概就是非常有名的《荣耀》企划了,邀请了大量知名唱见来参与,本质上大概和阳炎系列的歌曲有点像,也是由故事串起来的。

这时候估计主办方是有看到前面索王的人气起来了,在主线里加入了大量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的合唱,他们还有一首单独的双人角色歌,现在已经被提升到镇圈曲的级别了,叫《亦敌非友》。

这首歌大概索王圈里无人不知,它被广泛运用在各种同人向的MAD里,翻填也很多,比较有名的是在他们公开以后庙药两家粉丝合作一起制作的《与子成说》(两位正主还都在微博里转发过这次翻唱),里面有一句歌词也是很经典的,估计大家都有听说过:


——“一轻笑一回眸知谁能懂,才最教人动容”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荣耀》相关的线下活动了。在主推的半年期间里,全国各地陆陆续续地总共举办了十五场官方活动,而其中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同时参展的大概有四场。

我和我室友在S市读书,这里举办的唯一一场全员向活动是一个cosplay展,所有的唱见和Staff都会在当日穿上相应的c服出席,结束后还有EP的签售。

官方开预售的那天,我坐在大学阶梯型教室的最后一排,借着写论文的幌子,低头疯狂地试图以100kb/s的网速刷进购票的页面,最后当然以失败告终,等到进到网页里去的时候连山顶上的票都已经没有了,只好去其他平台收贵出三分之一的散票。

为了EP。为了看到穿长靴头戴巫师尖顶帽的留行——不,这点抬价根本算不了什么。所以在整整等待假期的一个月内,我对于这次的活动都抱有相当大的期待。

是的,我猜部分人已经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这就是当时非常轰动的“应援门事件”。

虽然应该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我还是大概把经过说一下。

 

开展的时候是在七月份,刚刚出梅的S市迎来了过分的闷热,就算我尽量轻装上阵还是觉得热得受不了,更不要提那部分穿c服赶来参展的人了。我和我室友在距会场大约500米的地方遇上,她其实穿得也挺多,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我室友之前专门收了一套索克萨尔在《荣耀》里的角色装,是术士的样子,一身暗紫色的长袍和等人高的权杖,银白色的长发过腰。但在天气预报和亲身体验的双重打压下,她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还是放弃了假毛,见到我的时候蔫蔫的,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因为没能完全变成索克萨尔的样子。

那时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人实在是太多,多得有点不符常态,所以等到我们大概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发现人群都拥在一起,挪不动脚步时——才猛然意识到,这是恰好和今天给某偶像团体的应援团撞上了。

要说两家人正式活动地点离得再近也好说至少还有五六百米吧,只是双方人都多(或许还不仅仅是人,对面还有捧花一类的),才会互相干扰。

再退一万步说,三次元与二次元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彼此不求理解,只求不予干涉,所以我还想着,这多大点儿事儿啊。

所以当我听到对方有人在说“像你们这样的非主流团体挡我们的路真的是非常过分”的时候,心中登时涌出了如洪水决堤般的震惊,几乎要把我淹没。

是的,是震惊。我没有愤怒,甚至有些出乎意料的淡漠,只是感到了莫大的震惊——毕竟一个颠倒黑白,出言不逊的人,还不值得为之动怒。

 


大概僵持了有半个小时之后,室友在旁边抱怨的声音突然停止了,然后忽地戳了戳我的腰。

我莫名其妙地抬头,发现从里面走出来了几个人,最前面的人戴着高高的尖顶巫师帽,身后的披风随着前进的节奏一晃一晃的,脚上还蹬了一双长筒靴。

我愣了一下。

之前没有说过,在索王二人公开以前他们都是明确声明过拒绝颜出的,因此网络上没有任何关于二人的真人照片流通。在展子上如果要求拍照或者合影的话是可以的,但是所有的照片都只能私留不能公开,有后援会小姐姐在专门管理这件事情,把违规的微博删除或者直接关小黑屋。

所以在这之前,我是没有见过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真人的。

不过认不出吾王声线的眼厨可是要被开出粉籍的,再加上人群里已经发出几声被刻意压制过的小声尖叫,关于来的人是谁不知道也能够猜出个七七八八来了。

卧槽等等,他们居然还真的惊动了留行本人啊?!

 

说起来还有点生气。

官方出的c服是不作为周边发售的,所以网上出的都是私制版,正版有听过Staff小姐姐说过全套下来大概重十余斤吧。会场倒是室内的无所谓,但是在室外可就很难说了。

当时来的不仅仅有留行,索克跟在他后面几步路远的地方,两个人倒都是意料之内的云淡风轻,索克脸上还一直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教人难以捉摸。留行走到人群中心之后也没有生气,更没有发怒,微微地瞥了对方一眼,然后轻飘飘地扔出一句话:

“这条路是你们的?”

他们明显愣了一下。

“还是说这个会场的大门也是你们的?”留行道,然后抬了抬眉毛,“如果都不是的话还劳烦让一下,毕竟大家入场还是很快的,既没有花束也没有蛋糕,等到他们都进去了之后你们再在这里挡着道路影响交通也不迟啊。”

嘲讽技能MAX,以前我还以为只有君莫笑才会有这样的技能点。

在这个过程中索克一直没有参与,就站在太阳底下笑吟吟地看着人群中心,几句话解决了之后慢慢地走到留行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眉眼弯下的弧度似乎更深了些。

“解决了?”他问。

“嗯。”

“那走吧?”

留行点了点头,然后人群在他们指挥疏散下慢慢地开出一条道,我们跟在后面,自缺口入场。这个时候距离正式开始大概还有五分钟,所幸没有什么很大的影响,但我始终还是记得那个夏天,留行顶着大大的巫师帽,站出来为我们说话。

事后关于这件事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网络上对喷的人日益增加,到最后竟然直接挂人挂到留行头上来了,怕不是有毒。

留行很是淡定,好像没看见似的。

倒是一直在旁边观望全程的索克萨尔忍不住下海了,在那条微博下用大号评论了一条,现在还顶在热评第一呢。

 

@索克萨尔_V: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现在看看还是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后来我和室友庙药握手言和了之后有专门再看过这次应援门事件的录像,我室友用手机录的,虽然很晃,但是索王两个人的互动拍得倒很清楚。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那个时候索克一直带着笑意凝视着的人,从来就不是别人,也不是我以为的处于中心的一群人,而仅仅只是留行啊。

是王不留行一个人啊。

 


接下来讲讲他们的首次私下合作。(即指除了《荣耀》企划外的合作歌曲)

用四个字来形容一下王不留行的音乐风格:变幻莫测。

再用四个字来形容一下他本人:天马行空。

举个例子吧,如果题主是早两年入圈的话大概知道以前留行在微草有过一个长期合作的后期,也就是防风大佬,业内人称方神。方神的混音水平在圈里可以说是超一流的了,不过后来由于各种原因退圈了是真的很可惜。

那个时候随便看看他发的动态里十条中有九条半在吐槽留行的编曲和改编,据不完全统计,一年内方神总共使用了[生无可恋.jpg]的表情包大约270次。

贴个动态原文你们感受一下:

 

@防风_V:第一次见有人戏腔不降调特么升调的。[生无可恋.jpg]

@防风_V:靠当我上一条没说居然唱洛天依的歌还给我升!!

@防风_V:卧槽你唱病名为爱根本不需要电音加成啊为什么还要变调变成鬼了啊靠靠靠

@防风_V:我应该在看到音频文件的那一刹那就意识到,接下来我要听的东西肯定和我之前听的demo不是同一首歌的[生无可恋.jpg]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因此网络上还有很有名的“唱见圈三大未解之谜”传世:


  1. 今天夜雨声烦成功让君莫笑和他合唱了吗?(没有)


  2. 今天庙药又愉快地撞歌互怼了吗?(都快联姻了休战吧)


  3. 今天王不留行回归魔术师式编曲风格了吗?

 

王不留行因为其富有大胆创新的音乐风格而被称为“魔术师”,但是在合唱中(尤其是多人合唱)这种风格带来的效果只有适得其反。他的个人风格过于强烈,任何不突出的声线很容易被盖掉,但同样突出的声线和在一起却显得格格不入。

再举个例子,以前留行和夜雨合作过一次《九九八十一》,现在提起来还觉得不忍直视。夜雨也属于风格比较突出的唱见,语速快节拍快音又高,两个人都属于对音乐很有自我解读的典型,最后的下场就是完美错开了对方的脑电波,彼此都认为自己在用生命给对方拉调,结果谁也没在调上。

据说君莫笑当时音修都没修直接上传了,然后还配了一句话:


——救不回来了,两位看着办吧。

 


后来索克萨尔真的去找王不留行合作的时候,粉丝的呼声可以说是泾渭分明。

大概有过和夜雨的惨痛前科在先,有相当大一部分人都在坐等车祸现场,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比如说我),有着一种迷之自信,觉得索王二人的合唱一定可以打破死亡魔咒。

事实告诉我们,人要有梦想,人要相信奇迹,因为它们真的是会实现的。

第一首合唱,《君临天下》,终于不是双声调,比双声调更好。

索克萨尔的声线虽然比较偏温润,但是和大部分的温柔少年音不同,索克的声音是绝对不处于弱势的,相反地带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在里面,包容性很强。这样的音色既可以很好地中和留行的声音,而且还保留了双方的特点。

这是从看似很有道理的角度去讲的,仅从我的角度来看,就是因为两个人太有默契了而已。没别的。

后来同寝室里一个学音乐的同学被我拉入坑之后非常认真地判断说,其实他们应该都有在不知不觉地为对方的声音作出一种细微的协调工作。毕竟人的声音是多变的,世界上也没有绝对契合一说。

“大概萨尔想要看到留行身为魔术师绚丽的样子,而留行则无条件地信任萨尔身为编曲大师的一切设计,本质上还是为对方着想,所以反而发挥了自己的特色吧。”她这样说。

 


最后来讲讲近一次漫展的事吧。

人所谓有始有终,是件妙事。开头的时候记得我讲了去年情人节索克给留行表白的大型虐狗现场,所以我听说今年情人节的特展上有邀请索王的时候,又非常兴奋地拖上我室友去看了。一个挺小的场地,不过人还是蛮多,毕竟节日特殊,整个会场都弥漫起了无形的粉色泡泡和小飘花。

索王的合唱是压轴节目,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唱《亦敌非友》,其笃定之甚到了连个赌局都开不出来的程度,前奏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事。

然而。等到留行第一句开口的时候,原来会场里低低的说话声立刻停止了。然后爆发出一阵更热烈的尖叫和掌声,应援棒在黑暗里闪烁着蓝色和绿色的光。

这不是《亦敌非友》,而是填词作品《与子成说》啊。

至少我是没有见过在正式漫展上唱同人填翻作品的先例,一般来说会被认为是对原唱的不尊重吧,不过这首歌他们两个人就是原唱也无所谓啦。

关于这件事索克萨尔有发过正式的解释:

 

@索克萨尔_V:讲一下今年情人节特展上关于唱《与子成说》的想法。已经向《荣耀》官方作曲组和《与子成说》的相关策划取得授权同意,在这方面是不会有问题的。

要说理由其实也很简单,无论《亦敌非友》是不是开端,抑或是否为结束,那都不是我们。那是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两个角色的故事,他们生为宿敌,命运交错,相知相识,生于刀光剑影,死于沙场扬尘——无论结局如何,都不是我们的故事。对于我们两个人而言,其实远远到不了这样轰轰烈烈的程度,也无需如此。毕竟对于凡人而言,与子成说,死生契阔,大概也就足够了。

说到底了,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大家也都是人。

 

后来在特展结束的时候有个彩蛋,随机抽场下的观众,抽到的人可以问索克或者留行一个问题。感觉我这辈子的欧气大概也就那时候了,我和室友先后被抽中,她先站起来问的索克萨尔。

这是一个很特别、亦严肃的时刻,关于那个问题,也关于那个回答。所以我希望详细地讲,把每一个细节都能够记录下来,以至于可以镌刻在心。


室友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嗯…关于这段感情,我是说萨尔和留行你们,走到今天,最大的感想大概是什么呢?”

当时他们并排站在一起,靠得挺近,留行在左边,右手拿着话筒放在胸口,左手放在大衣口袋里,头微微低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索克笑了一下,然后很快、也很轻描淡写地答了一个字:“难。”

话音刚落留行就“噗嗤”地笑了,在一旁补充道:“总结到位,是挺难的。”

这个问题就算这么过去了,我感觉室友明显苦笑了一下,大概对于这个回答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吧。我心念一转,趁着主持人大喊“下一个人”的时候把手里的牌子举起来,然后他们点到我。

我咽了咽口水。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过无数种的答复。直接的、间接的、沉重的、平淡的、亦或是轻轻的、温柔的,仅从我的私心来说,我当然会选择让留行来回答这个问题。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问了索克萨尔,或许是出于一种对于索克一如既往的游刃有余的期待。

“那么,就…”我有点支吾,“那是什么作为支撑呢?我的意思是说,大概总得有一点动力——呃,这么说大概不太恰当,就在走过艰难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束光吧…那么,‘光’是什么呢?”

索克萨尔这次回答地更快,而且毫不犹豫。


“他。”他这样说。


他说完这句话没有立刻放下话筒,而是又低下头去想了一会儿,看上去在很认真地斟词酌句,像在思考什么很严肃的话题,大概又过了十余秒,然后才一字一顿地补充道:

“世界上总有这么一些人,值得我为之与全世界对抗。”

登时整个会场鸦雀无声,静得可怕。我还从来不知道这种漫展也是可以这么安静的,当时还没反应过来,鼻子猛地一酸,感觉眼泪都快要掉下来。旁边本来一直在低头不知想些什么的留行听了忽然浑身抖了一下,然后“唰”地猛然把头抬起来,转过去死死地盯着索克看。索克说完这句话就把话筒放下了,然后也偏过头去和留行对视,嘴角还噙着一点笑意。

大概这样又有过了近半分钟吧,留行似乎是害羞了,耳朵都泛出一点红色,主动先把头给偏开了,然后慢慢地拿起话筒,眼神看着自己前方脚下的舞台,不知道是对着他自己还是对索克,也慢慢地说了一句话。

如果说我刚才还仅仅只是眼圈红了的话,留行的话直接让我眼泪“哗”地一下就下来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喜欢上这么好的两个人。


他说,世界上总有这么一些人,值得为之与全世界对抗。

他说,那我陪你逆流而上。

 

 


===回复评论区的分割线===

 

感谢热度,没有想到,次日起来点赞就已经过万了。评论太多不一条一条回复了,这里统一说一下,以后的评论就都不再作答了。

 

  • 关于称呼问题

这个不是大家的错觉哈哈哈,确实关于索克萨尔的叫法比较杂,不像王不留行都统一被称为“留行”,再者就是“大眼”“魔术师”什么的,版本比较少。

最早的时候夜雨君莫笑他们都是管索克萨尔叫“萨尔”的,现在庙家粉丝,比如说我室友,也都是这么称呼的,算是一种主流的昵称吧。还有粉丝会叫“鱼总”、“鱼鱼”什么的,都没有太多争议。

但是目前为止看来,只有微草成员(包括药粉)是叫“索克”的。

最早是留行开启的一股泥石流,因为他说这个称呼让他想到了舒克和贝塔,觉得很适合索克萨尔,所以就自顾自地这么叫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当时想想还觉得吾王不愧为魔术师画风清奇果然脑回路不能与凡人同类而语,结果如今再一想想只觉得冰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地拍。

 


  • 关于唱见圈三大之谜

感谢评论区姑娘提醒!不说我自己都忘了,君莫笑是有一次和夜雨一起合唱的。是一次线下,不过那次线下我没去,在网上搜一下应该有全程录像。

不去现场感受一下夜雨的语速和话多大概会死于后悔的吧,在烦烦十年如一日(划掉)的“合唱合唱合唱”邀请下君莫笑在那一次线下活动中勉强算是开了金口,虽然整首歌只唱了五句,不过说实话还是很惊艳的。

他属于烟嗓吧,有点慵懒的感觉,和夜雨的声音莫名很搭。


  • 关于录像

评论区有问我要应援门事件的录像的姑娘,这个现在还是不要外传了噢,在网上有过明确说过不希望把这件事进一步发酵。

而且虽然现在正主会发自拍,但私照不外传还是粉规哟,保护二次元唱见隐私人人有责,希望大家配合。

 

  • 关于是否炒作

看到这个问题有点生气,这里不点名挂人了,希望那位姑娘自重。只回答一次,还有类似的问题也不要再问了。

我以前是王不留行唯粉,后来转的索王,在重新梳理过他们这一路走过来的历程之后只想说,如果这是炒作,我认为完全没必要。就像索克发过的声明里有提到,大家都是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本来就不轰轰烈烈,更无从谈起刻意炒作一回事。

不想说太多,我就说到这里,因为我觉得索王——或者说,大家也都知道两位正主的本姓,那么更确切地应该称之为喻王——是不需要我来为之辩护的。

世界上有三种东西藏不住,喷嚏、贫穷与爱情,所以我选择缄默,大概如果这个问题抛给两位正主他们也会选择缄默。

时间会证明一切,因为真爱永远不死。

 

===============

 

END.



梗很多。唱病名为爱不用加电音唱牵丝戏不降反增的唱见是有原型的,大家可以猜一猜。

《九张机》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喻王B站MAD。《君临天下》是我的个人趣味,就很想听他们唱这首,也很想看双帝王设定下的喻王了,求各位老师赏口粮吃(。

《荣耀》企划里涉及的《亦敌非友》是我的杜撰,不存在这首歌(。


应援门事件有原型,但原型是发生在我学校里的事,和圈子倒没什么关系。厌恶以任何形式存在的偏见。


提前祝我敬爱的魔术师先生生日快乐QAQ我爱他一辈子!

可能会在生日当天放当事人视角的番外

如果我心情好的话


评论(21)
热度(130)
©三寸言 | Powered by LOFTER